國務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當前位置: 首頁/政務要聞
整村搬遷“四轉變” 搬出百姓好日子
[發布時間:2020-09-16 08:05來源:昆明日報]

上午11時許,安寧市太平新城街道妥睦村黨總支書記李桂瓊送走昆明市人大常委會和安寧市人大常委會調研團后,又著手準備下午兩個市外考察團的接待工作。

妥睦村究竟有什么“秘密”,能讓一個又一個調研考察團深入其中不斷探尋?

李桂瓊對近段時間訪客不斷增多的原因其實是清楚的:在省委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省農業農村廳首批推介的全省鄉村治理典型案例中,妥睦村的基層治理案例是昆明市唯一入選的。

近日,記者深入采訪后發現,白族占總人口70%的妥睦村是一個民族雜居村,也曾是一個典型的農業村。但是,在整村搬遷集中居住后,實現了四個轉變,成為鄉村治理的佼佼者。

變化1  居住環境有了美的提升

走進滇峰家園小區,干凈、整潔、規范、有序的小區環境讓人眼前一亮。第一次到這里的人,很難想象這里就是曾經那個多民族雜居的妥睦村。

妥睦村有4個村民小組,共412戶1266名村民,是一個多民族雜居村,其中白族占總人口的70%。在2009年之前,妥睦村在安寧的版圖上也只是一個“點”,和現在的“明星身份”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

“2009年以來,隨著太平新城開發建設步伐的邁進,妥睦村被列為規劃發展區,各類大型區域性開發建設項目不斷涌現。到2011年,妥睦村村民的大量土地因修建東環干道和開發建設被征用,全村1182人的生活面臨新的挑戰。”李桂瓊表示,街道和村黨總支、村委會班子及黨員代表、村民代表多次溝通,認定在保留當地原有群眾農村戶口的前提下整村搬遷是提高群眾生活質量的必然選擇。

這項工作一做就是6年。2017年,妥睦村建成城鎮集中居住小區,啟動整村搬遷集中居住工作。2019年,該項工作全面完成。

2019年入住滇峰家園小區的何榮香算得上是最后一批搬遷的村民。“搬進滇峰家園,明顯感覺到生活環境變美了。”她說,“小區有專業的物管,有什么意見或建議都可以找到解決的人,生活越來越方便了。”

變化2   身份認同有了新的突破

何榮香現在享受到的高質量集中居住小區生活,在6年前卻是不為當時搬遷群眾認可的。

“剛搬進集中居住小區的時候,感覺很不習慣。”劉愛瓊是妥睦村光莨小村村人,雖然在2014年就搬遷了,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難以轉換自己的身份,更對“米面菜油都要花錢買”的生活感到不安:“沒有土地,自己又沒啥技能,很難生存。”

同樣是在2014年搬遷的妥睦村村民敖成龍說,很多人失去土地,拿到補償款,進入城區生活后,開始變得無所事事,整天游手好閑,不是打牌就是打麻將,做農民又沒有土地,做市民又不想工作。  

“人閑是非多。”于是,村委會積極開展村民技能培訓和就業引導,讓村民失地不失業。

“我們參加過刺繡、育嬰師、保潔、家政、化妝和綠化等技能培訓。”現在從事家政的張紅艷說,2014年搬入山水融城小區之后,她已經參加過村委會組織的十余個技能培訓班,現在已經是一名資深的家政工作者,每個月有近2000元的工資收入。

“以前在農村,太陽出來就去干活,太陽下山回家吃飯,農閑時三三兩兩曬太陽、拉家常。”張紅艷說,現在她已經基本成為一個“城里人”:每天工作,下班了就去市民學校,學習廣場舞或者參加技能培訓,感覺很充實。

“以前當農民,現在要當市民,我們也與時俱進,提高自己的素質。”劉愛瓊說,她已經適應了新的生活環境,也愛上了現在的生活方式。

變化3 文明素養有了高的追求

劉愛瓊記得,剛進入集中居住小區時,農村的生活習慣一時難以改變,把鋤頭、鐮刀帶到集中居住小區,在樓道里堆放燒柴的情況也多。“尤其是一些老年人,在農村散漫了一輩子,文明素養是很難一下子提高的。”為改變村民的不文明習慣,培養健康的生活方式,妥睦村黨總支經過多番調研后,在“四議兩公開”的總體要求下,提出了讓黨員充當網格員的居民區管理制度。這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村民無人管理的問題。

2017年,妥睦村又在黨員網格員的基礎上,建立村委會+片長+樓長+網格員的“四級”責任體系,對責任區域實施整體聯系服務與綜合管理。而服務管理內容涵蓋信息統計、日常管理、政策宣傳、黨群服務、救困幫困、輿情監測、矛盾調處、便民惠民、活動組織等內容,確保了管理與服務的雙重保障。

妥睦村委會先后向集中居住小區22幢樓8000余平方米樓間公共空間下派片長1名、樓長1名、網格員8名,實現集中居住區域空間和人員的100%覆蓋服務管理。與此同時,村委會制定了《妥睦村“樓棟網格長”服務管理工作制度》,設置樓幢單元“樓棟網格長”標識牌,向村民發放“樓棟網格長”名片,建立微信聯絡群,適時開展信息聯絡,有效建立起規范運行、務實親民的“樓棟網格”服務管理體系,提升服務質量,為當地群眾的自我管理和發展提供優質服務。

“現在看到小區里有人亂堆亂放,肯定是要和物管說一下的。畢竟這是大家共同生活的地方,得大家共同愛護。”何榮香說。    

變化4 村民收入有了質的提高

時間回到2017年,妥睦村村民集中搬遷后,由于沒有物業管理公司,小區的管理和服務處于缺失狀態,群眾的不滿情緒較重。

“沒人管可能會讓村民失去對村委會的信任。”在多次會議研究后,妥睦村黨總支支持成立安寧森涌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并設置了第一個直屬非公經濟黨支部——森涌公司黨支部,強化對公司啟動運營的支持和指導,著重解決群眾反映物業管理難題,收效明顯。

“山水融城小區的住戶主要是我們妥睦村的村民,安保人員都是當地村民,對小區的安全管理比較用心。”李桂瓊說,村黨總支與森涌公司黨支部按照“以黨建強業務、以業務促黨建”的發展思路,推進森涌公司“紅色物業”整體工作,使其逐步建立了“妥睦人辦公司、吸納妥睦成員、服務妥睦村組”的新型自我管理、自我服務工作機制,也促進了當地經濟社會穩定發展。

此外,妥睦村還抓住城鄉融合發展的機遇,通過整合集體資金資源、股份合作、爭取財政項目資金,整合資金3000多萬元,建立了“一合作社一中心兩公司”的村集體經濟發展機制。2019年,妥睦村集體經濟已實現500余萬元收益,除對1182名村民進行股份分紅外,還投入40萬元實施公共設施建設、文娛活動組織、疫情物資采購等村級公共服務項目;整合20萬元幫助200余名村民創業就業,設置5萬元“人才培養基金”對村級后備人才進行培養;安排56萬元資金開展困難人群幫扶、敬老愛老節日慰問及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老人兩餐補助……

“現在,我們村民集資建設的中心農貿市場已經投入運行。這將為我們提供源源不斷的收入。”敖成龍笑著說。

不難看出,幸福、安寧、善治、向上的妥睦村正在茁壯成長。(昆明日報 記者趙書勇)

晴天彩票-欢迎您